许晴飒气亮相上影节红毯本届金爵奖唯一女评委

  • 文章
  • 时间:2019-02-20 22:33
  • 人已阅读

一阵同化着桂花香的清风微微吹过,吹红了枫叶的面容,吹落了梧桐的孩子,吹美了银杏的模样。当你问这是为何?我会告知你,听,秋日的声响。 薄暮,我径自走在院子里,听着“秋日交响曲”,人不知鬼不觉的坐在了梧桐树下。梧桐的叶子不断的掉落,一层层的,为草地穿上朴实的棕色衣裳。我伸手,小心翼翼的捧起一片叶子,只见它枯黄的面庞上,充满了经励风雨后留下的痕迹和纹路,真像一名百岁白叟的手啊!看着它,我想起春天,它们只是娇嫩的小芽,纵情享用阳光雨露。到炎天的时分,它们长成了茁壮的大叶子,和狂风暴雨格斗。如今,在斑斓的秋日里,它们心满意足了,一片接着一片,在金风抽丰中落下,回到大地母亲的度量里。我再一次仔细的看着我手中的树叶,不由得用手微微抚摩它,一下,两下,三下。啊!它竟然碎了!我把它放下,看着风儿将它送走,我站了起来,蹑手蹑脚的脱离了,我不忍心再去踩踏它们懦弱的身躯。 我走着走着,遽然停住了,看呀,那棵枫树多么斑斓,每一片叶子都艳丽而闹热,跟着轻风微微的跳舞。我走近他们,这才发觉,大多枫叶都不是完好的,但色彩却同样标致,也许是想借性命中最初一点时间努力的展现本身吧! “喳喳,喳喳!”一声清脆的啼叫把我惊醒,一个黑影重新上擦过。这时分,我才想起,我真的该回家了,因为我还只是一片春天的新苗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