韩媒称朝将射远程导弹可用核武把首尔轰成灰

  • 文章
  • 时间:2019-02-20 22:33
  • 人已阅读

凌晨,习习凉风夹着木樨的香味扑面而来,让我的头脑非分特别苏醒。我手捧着一杯热茶,翻看墙上的挂历,又是一天,一个月……本年的重阳节真的与往年差别。 客岁秋日,整个家都沉迷在忧伤中。 那时奶奶举动方便,离我家又近,因此我家卖力奶奶的饭食。走在泥泞的路,我来到奶奶家门前,推开那扇已老得吱呀吱呀的门,跨进门槛,迎面等于奶奶的睡铺。只见她安宁的睡着。“奶奶,用饭了。”我重复叫了几遍,才见她吃力地回过头来。我促走过去将她扶起。“来了啊,今天给奶奶带个热水瓶好不好?”奶奶说着,却好象对陌生人同样的警惕,惟恐我不许可。“好!”我连连应着。看她颤颤巍巍的拿起筷子,我才退了进去。我安静地在门外侯着等奶奶吃完,而后收拾完十足就回家。“奶奶,我走了啊!”我又叫了几遍。“哦,路上警惕啊。” 第二天放学回家,我一如既往地想给奶奶去送饭去,却在妈妈的泪眼里看出了端倪——奶奶她走了!!!我都来不及给她送饭,还有她吩咐的热水瓶!为何?为何?为何!……妈……“我哭着抱住妈妈。从那天起,我起头憎恶秋日。它带走了活气和生气,还有,我爱戴的奶奶! 本年秋日,我不再有奶奶的爱,再也不能和她一起过重阳……泪水不由自主地夺眶而出,脑海中烙下的是那张安宁的脸,和那一声轻轻的丁宁……